王旭:传统的城市化理论需要修正

来源: 本站       作者:       浏览:    时间:2011-11-03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王旭。刘增荣 摄影 厦门大学人文学院王旭。刘增荣 摄影

  王旭,厦门大学历史学“闽江学者”特聘教授。历任东北师范大学美国研究所所长,厦门大学社科处处长,美国史研究所所长,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理事长,中华美国学会常务理事,上海社会科学院城市与区域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香港美国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科学院“百人计划论坛”特邀荣誉驻所研究员,Frontier in History of China编委,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评审组专家。曾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并多次赴欧美和大洋洲从事学术交流活动,其中包括两度获得富布莱特(Fulbright)基金项目资助。分别获省部级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5项,市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2项。1993年起获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7年首批入选教育部“跨世纪优秀人才”培养计划。

  由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中国城市发展研究会、全国高校国际政治研究会、亚太城市发展研究会联合发起,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联合主办的“2011城市国际化论坛”于2011年10月22-23日在北京举行。厦门大学人文学院王旭教授发表主题演讲:世界城市化转型与中国城市化。

  王旭教授主要谈论了三方面:一,世界城市化的转型与主要特征。二,转型后城市治理的调适。三,传统城市化理论的修正与中国城市化。

  王教授指出,所谓的转型是指由传统城市化向新城市化转变这样一个过程,新城市化也可以理解为都市细化,但是为了理解方便,姑且把它称为新城市化。这两个阶段在很多方面都有不同的特征,分几个方面:人口流向,空间结构,城乡关系,经济结构,地域单位。人口流向方面,传统城市化时期,由农村向城市高度集中,新城市化是由城市向郊区相对分散。空间结构方面,传统城市化时期是单中心或单核,新城市化时期是多中心。城乡关系在传统城市化时期是中心城市优先发展,周边地区或者郊区发展迟缓,城乡差距明显,新城市化时期,城乡区别淡化,两者从分离到统筹。在经济结构方面,传播城市化时期,城市是工商业中心,新城市化阶段城市是服务业中心,工商业到郊区去了。地域单位,传统城市化时期是城市,新城市化是大都市区。

  王教授以美国为例,向大家介绍了城市治理的调试:一个是城市经理制,二是行政首长制,三是实施企业化、专业化管理。

  王教授指出,从世界范围内研究城市化转型有以下几方面意义:第一,世界范围内的城市发展确实可以而且有必要分成传统城市化和新城市化两大阶段。第二,传统的城市化理论需要修正,因为它适合于解释工业化时期城市化的种种现象,已经过时。传统城市化理论有四个比较大的问题:一是偏重人口集中的程度,指标单一,概念宽泛。二是机械地看待城市和郊区。三是关注重心在城市。四是城市空间结构未予重视。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变呢?之所以有这样的转变,而且这个转变恰恰发生在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百分比在一半以上的时候,是因为此时城市化的内在动力已经发生了变化,城市化动力最根本的一点是聚集经济,现在聚集经济变成聚集不经济,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第一、生产成本上升,第二、生活成本上升,第三、社会成本上升,第四、环境成本上升。



推荐信息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