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亚合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一个东亚峰会,几个大的矛盾

来源: 本站       作者: 庞中英       浏览:    时间:2006-07-12

东亚合作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个东亚峰会,几个大的矛盾

 

庞中英

 

(中国改革开放论坛理事、南开大学教授、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首席研究员)

 

第一次“东亚峰会”在20051214日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召开。这次峰会与东亚合作的未来息息相关。

一年前的200412月,在老挝首都万象举行的东盟加中日韩高峰会议上,“东亚”13国领导人正式决定召开东亚峰会。在亚洲太平洋地区,召开东亚峰会的决定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自此,各方面高度关注东亚峰会,而且围绕着“东亚峰会”的外交争论和冲突不断展开。

观察东亚峰会者最关注的有关问题包括:

l         东盟与东亚峰会,具体来说是,东盟真的愿意成为东亚的一部分吗?

l         “东盟加中日韩”框架是否将逐步成为“东亚共同体”框架?

l         美国对待东亚峰会的态度到底如何?美国一直“担心”、“关注”和“指责”这次峰会。一些美国负责官员和研究机构以及其大量的舆论公开认为,东亚峰会不利于美国,是挑战美国在东亚的利益和美国主导的东亚秩序;担心没有美国参加的东亚峰会会排斥美国在东亚的影响。

l         围绕着“东亚”的所谓“地区领导权”的虚拟问题的争论不断升温。哪个国家是“东亚的盟主”?东盟能否领导东亚合作?是日本,还是中国最终成为东亚合作的领导国家?美国是否应该被邀、参加东亚峰会?

l         中日关系是否能通过东亚峰会有所改善?中日到底如何对待东亚峰会?一年来,中日关系,以及中美关系中的一个问题就是“东亚峰会”问题。

围绕着这些问题、矛盾和冲突,本文试图通过第一次东亚峰会看东亚地区政治出现的一些特征,以及“东亚共同体”的前景。

 

东亚峰会只是“10+3”框架下扩大的地区论坛

东亚峰会最初的设想是在“10+3”框架下,即深化现有的“10+3”合作,在机制上提升“10+3”的层次。有的人曾设计,“东亚峰会”取代“10+3”。[1]2004年正式决定召开第一次东亚峰会的万象会议最初向新闻界散发的声明中还宣称,“要使‘10+3’向东亚峰会过渡”,但后来这部分内容被删除了。[2]目前看来,东亚高峰会议仅仅是在“10+3”高峰会议后的地区论坛会,它是与东盟峰会、“10+3”峰会和“10+1”峰会(东盟分别与中国、日本、韩国,以及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等举行的双边高峰会议)平行的地区论坛。

20054月,在菲律宾宿务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上,东盟对加入东亚峰会的国家提出三个标准:与东盟有实质性关系,是东盟对话伙伴国、已经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这些条件都是比较宽松的“要求”。进几年,中国、日本和澳大利亚、印度相继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东盟内部在非“10+3成员国加入东亚峰会的问题上存在分歧。马来西亚一开始不赞同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加入,理由是“10+3“东亚展望小组”和“东亚研究小组”的建议报告都没有这样主张。在过去的2005年,东南亚国家内部经过协调解决了这个问题。新西兰和澳大利亚分别在20057月和8月批准了《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东盟的这个表态,实际上为有关的国家,特别是澳大利亚和印度加入东亚峰会提供了完全可能。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一个名为“东亚”的高峰会议却包括了在地理上并不属于东亚的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在我看来,“东亚峰会”实际上已经成为本地区的小型亚太经济合作组织(MINI-APEC),除了没有美国,其参加国家的数量与金融危机前的APEC差不多。

 

所谓“地区领导权”问题

其实,这是在东盟召开的“东亚”会议,本来无所谓“领导权”问题,或者说,东盟本来在领导东亚峰会,怎么出来了“争夺东亚领导权”的问题?

无疑,中国和日本是“10+3”框架的主要国家,但是,中日两国对东亚合作的主张和政策存在着许多差异。其中突出的是,围绕如何构建旨在未来实现地区一体化的东亚共同体,中国主张加强东盟“10+3”框架,而日本则主张将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甚至美国包括进来。当然,中国对这些地理上非东亚的国家进入东亚峰会并不反对,主要是因为是否让这些国家进入应该由东道主的东盟国家来决定。但显然,日本试图借助把东亚峰会扩大化来牵制和平衡中国,而且想戴上“开放的地区主义”的桂冠,并把“不开放”、“排斥”西方国家和印度的参加的“罪名”加到中国头上。在这个意义上,中国和日本“道不同”,“不相谋”。

一年来,不是中国和日本官方本身,而是研究界和舆论界,关于中国还是日本在东亚合作中担当“领导地位”的争论不断。在各种有关会议和舆论中,人们不断提出所谓的领导权问题,以及关注所谓“中国和日本争夺领导权”问题。

日本与中国和朝鲜半岛两国存在着尖锐的矛盾与冲突,日本根本不对其侵略和战争行为深刻反思,而是敷衍了事,甚至为战争翻案,否定历史,美化侵略,积极修宪“和平宪法”,重新加强日本军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和韩国等亚洲国家无法接受日本充当东亚地区的“盟主”,即不可能接受日本的地区领导地位。而东盟也担心,日本在与中韩关系恶化的情况下,无法在东亚合作中发挥更大作用。

中国是东亚地区公认的快速上升的力量,对东亚地区化的影响日益增长。但中国官方明确地表示,“中国尊重东盟共识,支持东盟发挥主导作用”,“东亚峰会应该支持和补充东盟‘10+3’框架,而不能削弱它。”。[3]实际上,中国并没有与日本争夺所谓在东亚地区的领导权。但是,日本与中国和韩国的关系恶化,使日本实际上难以在东亚进程中担当公认的领导力量。目前推动东亚进程的东盟必然要质疑日本在东亚的领导能力。在推动地区合作方面,只有经济力量是不足以充当地区领导的。日本没有为东南亚国家的发展提供充分的机会。日本和东南亚的关系仍然是不平等的。相反,中国与东南亚国家同为发展中国家,中国平等对待东南亚国家,中国的增长为东南亚国家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日本着力加强与东盟的关系

一向把东南亚当作“日本的后院”(至少是“经济后院”)的东京,密切关注中国与东盟关系的进展。在中国已经与东盟建立和落实双边自由贸易区的情况下,日本在东南亚感到了来自中国的竞争。日本已经和正在采取全面措施加强与东南亚的关系。这次东亚峰会,日本与东盟的“10+1”峰会发表《共同声明》。该共同声明主要内容为,在难以取得进展的日本与东盟以自由贸易协定(FTA)为中心的经济合作协定磋商问题上,今后将改变谈判方法以加快进程。受此影响,双方将于2006年初就此展开具体讨论,以清除这个最大障碍,计划20074月缔结《日本—东盟经济合作协定》。日本期望以此扭转在与东盟关于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中,落后于中国、韩国的局面,以确保在东亚市场一体化进程中的主导权。[4]

 

 

中日韩合作不仅进展缓慢,而且遭遇重大困难

拟议中的“东亚共同体”主要包括东南亚和东北亚两个部分。传统上或者狭义上的东亚仅仅是东北亚。由于包括了东亚地区最重要的国家中国和日本,东北亚合作对整个东亚合作最为关键。

自从“10+3”进程启动以来,在“10+3”框架下的东北亚合作一直在进行。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这个框架下连续举行了6次三边高峰会议。1999年,在日本前首相小渊惠三的提议下,中日韩三国领导人在东盟与中日韩领导人会议(10+3)期间专门举行了一次非正式的早餐会,次年亦然。自2001年起,在韩国前总统金大中的提议下早餐会改为正式的年度峰会。由于中日韩三国在亚洲的巨大影响力,这个两小时的闭门会议甚至抢去了“10+3”峰会的风头。应该说,中日韩三国的合作在经济和社会领域取得了一些进展。200412月,“中日韩三方委员会“于老挝万象通过了《中日韩合作进展报告》。[5]但是,在2005年,因为日本政府一系列错误的对待中国和韩国的政策,日本与中国和韩国的关系同时严重恶化。中国和韩国领导人均表示,无法在东亚高峰会议期间与日本领导人举行双边会谈,当然,这自然意味着实际上无法举行三边会谈。结果,中日韩三边高峰会议第一次被“推迟”举行。作为“三方合作协调国”,中国外交部在2005124日正式宣布,鉴于目前的气氛和条件,第七次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将推迟至适当时候举行。[6]

 

美国对东亚地区联合的持续反对

东亚峰会的召开,在形式上实现了当年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在冷战刚结束时提出的关于建立“东亚经济集团”的设想和主张。但是,自从那时以来,美国对东亚地区走向国家联合的动议和动向一直明确表示了反对和担心。15年前,当马哈蒂尔的倡议一提出,美国认为,东亚经济集团将是一个对抗性的地区经济组织,只把东亚国家包括近来,不利于美国主导的“亚洲太平洋地区合作”[7]。由于当时的构想不包括美国,美国和日本对其排它性明确表示置疑和反对。

东南亚国家发生金融危机期间,美国主导的APEC没有在帮助东南亚国家对付危机发挥作用,反而不少东南亚国家指责美国政府“隔岸观火”。许多美国力量把金融危机当作是东南亚国家主张的“东亚模式”和“亚洲价值”的破产。东南亚与美国的关系发生重大变化。东南亚国家决定与在金融危机中伸出援助之手的中国等东北亚国家加强合作,通过“地区”途径共同应付挑战。这就是“10+3”机制的出现。“10+3”实际上实现了马哈蒂尔的东亚合作设想。美国一开始对“10+3”并不以为然。当然不可能表态支持。但是,随着该机制的发展,尤其是中国与东南亚的关系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后,美国对“10+3”的态度就明确起来了。如果“10+3”上升为“东亚峰会”而且只包括现在的13个国家,美国则明确反对。

20052月,美国国务卿赖斯告诉新加坡外长杨荣文说,东亚峰会应对任何想加入的国家开放。她在20053月的亚洲行時,对韩国和日本重提此议。显示美国政府对东亚峰会高度重视。她认为应该将印度纳入。美国支持印度在亚洲扮演重要角色。

作为美国在亚洲太平洋地区最重要的盟国,日本极力主张东亚峰会的性质为开放性。日本急美国所急,支持美国成为东亚峰会的一员。日本认为,美国是太平洋国家,与东亚存在着很深的联系,美国的参加是必要的。

除了对可能封闭性的东亚峰会表示反对和担心外,如同日本,为了对付中国在东南亚影响的扩大,美国加强了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200511月在韩国举行APEC峰会前,美国总统布什与东盟七国领导人(东盟的缅甸、老挝和柬埔寨不是APEC成员)发表了《美国与东盟建立一揽子合作关系》的声明,决定正式开始与东盟整体谈判建立自由贸易区协定。而东南亚一些国家的领导人在各种场合则不断地宽慰美国人,“美国在本地区的存在是本地区稳定和繁荣的保证,东亚峰会并不是要组织一个针对美国的地区集团,而是在全球化下一个开放性的地区论坛。

应该说,东亚峰会涉及的东亚与美国的关系似乎大体已经解决。对美国来说,参加不参加东亚峰会并不重要。美国是APEC的成员国和东盟的对话伙伴国家(通过东盟地区论坛)。美国之所以在东亚峰会问题上如此关切,主要还是以此提醒东南亚国家不要与中国的关系走得太近了,东南亚和东北亚不能成为“以中国为中心”或者“以东亚为中心”的“东亚共同体”。

到目前为此,人们并不知道美国在未来是否申请参与东亚峰会。可以预料,这并是美国与中国之间的问题,而是美国与东盟之间的问题。目前的东亚峰会是东盟倡议和主导的。中国只是其中的一个参加国家。

 

离“东亚共同体”目标实际上更远了

7年前由东南亚国家和中日韩共同提出“东亚共同体”的目标相比,今天,尽管东亚峰会举行了,但是,东亚地区离“东亚共同体”目标却更远了。原因是美国和日本对“中国崛起”的感觉、认识和对策发生了变化。美国和日本担心中国利用“东亚共同体”改变东亚现存的以美日为中心的地区秩序,扩大中国的影响。美国与其说担心“东亚共同体排斥美国”,倒不如说,担心中国在东亚的影响上升。在美日关系不断深化,中日关系分歧和对立加剧的情况下,“东亚共同体”实际上已经成为海市蜃楼。

召开东亚峰会的最大受益方是东盟,这是一目了然和毫无疑问的。在这次会议上,不仅东盟与中日韩的三个“10+1”会议继续进行,而且东盟与其它大国,如俄罗斯和印度的“10+1”也举行了。各大国都确认了东盟的“领导地位”。这正是东盟梦寐以求的,“大国围绕着小国集团转”,是东盟的外交目标和外交手段。

其实,除了东盟外,另两个东亚峰会的受益国家是美国和日本。通过东亚峰会的“非东亚化”,美国不再担心中国未来可能主导东亚地区进程。如果美国真的有这种担心的话,而日本和澳大利亚,以及新加坡等东盟国家将继续确保美国在东亚地区进程中的关键影响。它们都是美国在东亚地区的“代理国家”。对于日本来说,目前版本的东亚峰会正是符合日本要求和构想的。通过东亚峰会,日本不仅加强了它同东南亚国家的关系,而且加强了日本在亚太太平洋的影响力。由此,美国更加认为日本是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不可缺少的战略同盟。

 

简短的结论

 

一个东亚峰会,折射出高度复杂的大国之间的矛盾和冲突。中国变成东亚峰会的焦点和中心。日本极力扩大东亚峰会的组成,极力主张美国加入东亚峰会,其平衡中国、代表美国的意图昭然若揭。东盟国家通过召开东亚峰会,再次向大国显示了其重要性。除了欧洲联盟,今日世界几乎所有的大国都在积极与东盟加强关系。本来,东亚合作可主要以经济合作为主,但是东盟却把自身变成了大国政治的舞台。

在中日关系陷入长期的紧张、困难和冲突的情况下,中日在东亚合作上的主张难以吻合。日本与韩国的矛盾重重。中日韩三国合作实际上停顿。日本以与中国竞争和冲突的姿态对待东亚合作,使自金融危机以来的东亚“10+3”机制难以进一步上升为促进未来东亚地区一体化的有效方式。“10+3”模式将可能失去其重要性和相关性。与此同时,“10+1”框架比较有效和务实,东盟将越来越依靠此继续分别与中国、日本等合作伙伴探索深化双边合作。

在第一次东亚峰会举行之后,金融危机后的东亚合作实际上走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岔路口。在全球化的今天,东亚合作自然需要具有开放性和吸引力。但是,东亚合作的过分非东亚化和政治化,实际上正在使原来确定的东亚合作目标空洞化,不利于东亚在世界政治经济中以一个集体力量出现。东亚峰会后,东亚合作到底将向何处去,值得有关国家深思。


[1] 见《东亚展望小组》报告。

[2] 《东亚峰会:亚洲一体化的首趟列车?》,新华社《瞭望》新闻周刊20051121,第53页。

[3] 中国外长李肇星语,同注释3

[4] 《日本与东盟首脑峰会共同声明草案提前亮相》,日本共同社新加坡1129日电。

[5] 中日韩合作进展报告》,见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地址:http://www.fmprc.gov.cn/chn/wjb/zzjg/yzs/dqzzywt/t175800.htm

[6] 第七次中日韩三国领导人会议推迟举行》,见中国外交部官方网站,地址:http://www.fmprc.gov.cn/chn/zxxx/t224564.htm

[7] “亚太地区“是“亚洲(东亚)地区与太平洋地区的组合”,属于“地区间”概念。



推荐信息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