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首都城市在全球化时期持久的重要作用

来源: 本站       作者:       浏览:    时间:2008-07-13
国家首都城市在全球化时期持久的重要作用

摘要

文章阐述了关于各国首都城市较长相对时期项目的早期研究结果。特别的,在这个显著的全球化时期,显示出国家首都城市变化的角色。全球化理论表明国家垄断力量的威胁,和全球经济城市的跨国网络的增长,对国家首都城市传统的中心作用提出了挑战。确实,各国变化中的地位和世界经济的重组将会改组世界城市的特权地位,改变首都的国有和私有的均衡,也会改变首都作为商业和政府在国内和国际势力范围现在的优势。然而,全球化理论中宣称,尽管理论上有争议,一个全球化城市的新的跨国系统会导致出现国家间的界线,国家政府和国家剩余资本,是可以摆脱历史和前瞻性的束缚加以论证的。尽管可以看到,在某些现代国家中,特别是民主国家(例如:华盛顿-纽约,渥太华-多伦多,堪培拉-悉尼,巴西利亚-圣保罗等)经济和政治空间上的划分,但是更多的普通的形式仍然是政府和商业间的地域上的合一(例如:伦敦,巴黎,东京,汉城,开罗等)。全球化城市的出现与国家的出现是复杂的联系在一起的,因此,首都城市也是由政府管辖的。对首都城市政治经济的极大关注解释了国家政府活动和城市化进程中的经济全球化的不断的互相依赖。因此,地方性和全球化是真实的,但是只是部分地描述了首都城市中的紧张形势。首都也并列了地方和国家利率与国家和国际利率。

国家首都城市的研究

首都城市很容易定义,但是城市分类却不好理解。作为行政中心的首都城市经常被城市研究所排斥,首都城市也是国家观念的象征性建筑,是对城市化的更大的国家地位的反映,是国家经济发展的催化剂,至少也是历史上的地方文化和国家的想像组织之间的桥梁。理论上没有确切的文献能够简明的解释首都城市在当代的角色。关于首都的各种思想已经被其他的理论掰开并吸收。关于首都城市的最终文献是建筑师,历史学家,政治科学家,城市规划者,和社会学家的著作的集合--每一个都是阐述的首都城市的不同的方面,并没有建立一个首都城市发展的独立的,明确的理论。尽管有很多著作关于每个首都城市的外貌,历史和建筑,关于首都城市的理论著作的书目研究导致了一个很短的著作列表。正如Rapoport的记载:“关于首都的作为一种形式,反对具体的首都城市的记载很少。”

在柏林的城市经济发展的先前的研究中,需要把德国放在一个更大的理论内容里,直接可以看出首都城市理论的匮乏。柏林的经验非常例外,所以对其他首都城市字面上的普及是不明智的。然而,例外的案例是重新思考理论的催化剂。柏林的奇特的历史给他提供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机会来认识损失和最近国家政府地位的复苏。20世纪这个城市在迅速发展,从一个帝国的首都,到一个共和国,一个法西斯国家,最后到一个骗人的民主政府,证明了首都城市为适应广泛的历史革命而面临的挑战。1991年,首都城市关于柏林和波恩的争论-随后的争论是关于历史性大楼的革新,和新的政府大楼的建筑规划-引起了更加广泛的关于国家认同的争论。城市的政治战争强调了相互的协调与地方居民和首都国家破坏力量间的冲突关系。最后,恢复柏林作为世界经济城市的战前地位的现行的经济政策,与新的全球经济网络的具有竞争性的现实相冲突。

从柏林研究中,我得到了10个广泛的问题,可以形成一个未来更加普及的首都城市的研究日程。(本文阐述的是这些大问题中的一些问题)

1.什么是首都城市并且他们和非首都城市有什么不同?

2.每个首都城市怎样相互区别(例如基于城市规模,起源,职能,国家政府结构)?

3.首都城市的角色是怎样随着时间和国家的历史性转变发生变化的?

4.首都城市有没有独特的地方经济?

5.首都城市的地方性政治结构的起源和暗示是什么?(例如:分离的首都区域和国家政治地力的集中)?

6.首都城市中的邻居,地方,国家全球利益间的紧张状态是什么样的?

7.国家怎样通过首都城市显示出他的地位(特别是通过他的建筑)?

8.首都城市对地方的影响和对首都城市的重新定位政治努力是什么(比如:在巴西,澳大利亚,德国,马来西亚和日本)?

9.首都城市和全球城市的区别是什么?

10.首都城市研究的更加广泛的暗示是什么?

 



推荐信息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