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化城市与城市黄金时代

来源: 本站       作者: 付宝华       浏览:    时间:2010-11-26

      英国当代最富盛名的规划大师、城市学家、英国城镇规划协会的主席彼得·霍尔爵士在他的城市学专著《文明中的城市》中提出了城市“黄金时代”的概念,并在书的结尾预言了城市的“黄金时代”正在来临。而现代城市主题文化的横空出世,标示着这一预言正在成为现实。

在《文明中的城市》一书中,霍尔爵士提出了城市“黄金时代”的重要条件:一是全球化的城市,即专业城市或特色城市作为独立的经济体参与全球化分工,取代原有的分散形小综合城市的独立发展;二是城市文化的崛起与复兴,即城市由功能城市向文化城市的过渡;三是城市资源的占有和利用更为优化,即城市在全球范围内配置和利用资源,而且特质资源向专业化城市集中;四是城市的全球化推广所带来的城市利益最大化,即通过城市品牌的世界化来为城市获取更多的资源与收益。城市主题文化是实现霍尔爵士这一预言构想的唯一途径。世界城市化的趋势发展到今天,已经不是多建几座大厦、多规划几块CBD的问题,而是城市的文化与经济的高度融合,城市的精神文化、物质文化、管理文化的高度统一,城市的文化产业化同产业文化化的双向促进,城市必须成为构建在主题文化基础上的有形生命体。必须通过城市主题文化的系统构建达到城市的物质文化高度发展、精神文化极度光大、特色文化无比鲜明。

城市主题文化作为一种全新的城市发展战略规划理念,为特色城市建设和世界名牌城市建设提供了最科学的理论指导;是对特色城市建设理论的一种升华、拓展和深化;体现了城市主题文化和城市主题精神的有机统一;体现了城市主题文化和主题经济、主题建筑的统一。城市主题文化形成的系统工程意义,决定了城市主题文化在城市特色文化建设之路和名牌化发展之路过程中独一无二的作用。概括地讲,围绕城市主题文化展开的世界名牌城市建设,就是以城市主题文化为统领、以城市主题精神建设为先导、以城市主题经济为依托、以城市主题品牌为支撑的世界名牌化城市发展之路。城市主题文化通过对城市的系统化构建,改变城市对特质资源的利用和配置状况,明确城市在全球化分工中的角色与定位,通过城市主题文化产生的凝聚力与创造力,把城市的品牌推向了世界化与名牌化。通过城市主题文化的系统构建,实现了城市特色文化建设向城市主题文化建设的迈进,实现了功能城市向主题文化城市迈进的步伐,最终把城市推向“黄金时代”。

一、城市主题文化促成新型全球化城市的产生

新型全球化城市的殊荣不仅仅属于国际化的大都市,还应该包括那些特色化、专业化的城市。全球城市假设的核心在于认为全球化经济影响下这类城市得以超越民族国家的影响,在全球尺度上发挥控制功能。应该说只要具备了城市主题文化,就可以在全球化市场中参与角色的重新分工,在某一领域获得统领地位的城市,就可以称为全球化城市,因为主题文化城市的特色化和专业性是全球化的。比如音乐之都维也纳,在古典音乐这一领域就可以称雄全球,其对古典音乐的驾驭超越了国家和民族的限制,成为当之无愧的全球化古典音乐中心;比如电影之都洛杉矶,通过其巨大的品牌效应和产业集群效应可以控制世界上80%以上的电影业份额,从电影业角度来讲,洛杉矶就是真正的全球化城市。

二、城市主题文化领导城市文化的崛起与复兴

城市文化在城市发展作用中已经越来越取得优势地位,而文化城市的更高级阶段城市主题文化就成为城市发展的最佳选择。今年召开的第二届城市文化国际论坛上,国家文物局长单霁翔作了题为《从功能城市到文化城市》的主题演讲,对城市化的发展方向作了精辟的论述,他预言二十一世纪的名牌城市应当是建立在特色文化基础上的文化城市。

对于文化城市取代功能城市,不仅仅需要城市文化产业的发展和城市精神的在塑造,更重要的是用城市主题文化的理论来规划城市的精神文化、物质文化和建筑文化,使城市发展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成为一个具有世界名牌城市意义的主题文化城市。就像汽车城沃尔夫斯堡,整个城市就是汽车文化的统一体,他的产业是汽车产业、文化是汽车文化、科研与教育是为汽车产业提供的技术服务、旅游也是汽车主题旅游。这样的城市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工业化城市而是一个主题文化城市,在全球的汽车产业和汽车文化领域首屈一指。通过城市经济、文化的完美融合实现城市整体收益的最大化;城市市民的凝聚力、创造力通过汽车主题文化得到提升和凝练;城市品牌的知名度、美誉度随着汽车主题文化得到高度认可。这样的主题文化城市才能实现由功能城市到文化城市的飞跃。同样,现在世界上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着的城市文化复兴运动,也必须通过城市主题文化才能实现。只有特色鲜明、主题突出的城市,才能成为主题文化城市,才能成为世界名牌城市。

三、城市主题文化实现城市对特质资源的占有和利用最大化

衡量一个城市核心竞争力的最重要指标就是城市对特质资源的占有和利用的能力。要想成为全球化城市,实现城市的“黄金时代”,就必须保证对特质资源的最大化占有和最优化利用。而在当今时代城市间的竞争加剧,尤其是对资源和市场的争夺更是成为城市安身立命的基础。如何在全球化的竞争中取得优势地位,保证对资源的垄断性占有,就成为城市管理者需要思考的重要课题。城市主题文化所倡导的是一种差异化竞争,是通过城市主题来区分城市对资源的不同需求,来实现资源在世界范围内的有效配置和整合。主题文化城市对特质资源的需求不仅仅可以通过对本地特质资源的深度挖掘来实现,而且鲜明的主题还可以吸引全世界的相关资源向城市聚集,形成一个资源供应连,不断往复、循环更新、永不衰竭。使城市的核心竞争力得到持续性发展。城市主题文化会为城市发展提供不竭的动力和永久的源泉。特色化、名牌化、主题化城市的产生,使城市对特质资源的占有和利用,不再是掠夺式开发和破坏式开发;城市主题文化的集聚效应推动了特质资源向城市集中的速度大大加快、程度飞速提高,从而为城市形态向更高级的层次迈进提供了可能。高效的资源整合、利用体制推动了城市经济的腾飞,城市的“黄金时代”也就不再是一种预言或梦想。

四、城市主题文化造就全球化名牌城市

二十一世纪的新经济特色不仅仅是全球分工的细化和发展方式的集约化,还包括经济与社会发展的信息化。只有能够占有更多的公众信息资源,才有可能获得更大的利益。也就是看谁更能吸引公众的眼球,更能得到全球化的公众资源和世界市场的关注。城市营销和城市品牌推广的走热正说明这一观点越来越受到城市管理者的认可。“黄金时代”的城市不仅仅是经济效益的最大化,还应该是社会效益的最大化。城市主题文化品牌建设和城市主题营销,是城市获得营销层面成功的最重要途径,构建完善的主题文化城市可以使城市在营销和品牌推广中取得先发优势,有特色、有主题的城市也就是品牌鲜明的城市。成功的城市主题营销是在潜移默化中完成的,就像拉斯维加斯完全不需要宣传却依然可以吸引全世界的人们到此来娱乐与放松心情,夏威夷也不用刻意的推介就可以吸引全世界的游人来到此度假和体验“波利尼亚”风情,佛罗伦萨不用广告也可以让世界上所有热爱艺术的人为之向往。

所以,城市的“黄金时代”所需要的四大要素,只有通过城市主题文化才能全部实现。只有把城市发展战略完全同城市主题文化结合起来,这种发展战略才是科学的、前沿的和有效的,才能保证城市在发展中获得不断的超越,最终进入到“黄金时代”。

城市主题文化的核心内涵是化主题为资源,化精神为能量,化文化为资本,化创新为城市的创造力。通过城市主题文化来改变城市的发展状态,使城市的特质资源与特色文化变为推动城市发展的巨大能量。这种通过城市主题文化实现的城市变革,其意义绝不亚于人类由乡村时代进入到城市时代。一个城市不构建城市主题文化,就无法实现进入“黄金时代”的伟大目标。

城市主题文化,是二十一世纪城市超速发展的最前沿科学,是二十一世纪点石成金的最新经济理论,是城市优势资源合理配置的灵丹妙药,使城市品牌瞬间形成的魔方,是解决城市特色危机的最有效方法,是打开世界名牌城市之门的金钥匙,是实现世界名牌城市的法宝。城市发展是快速多变的,城市现象是系统复杂的,城市社会空间与规划的互动是纷繁的。但是霍尔预言的伟大的城市“黄金时代”应是一种召唤.一种呼喊。可以预见,在我们面前,西方与东方,历史与未来,我们的城市将在城市主题文化的黄金大道上走向新的文明。

国家文物局单霁翔局长在“关于城市时代与文化时代的思考”文章中指出:“目前,我国在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迈进,面临着社会经济的巨大变革,新旧体制的衔接与更替,东西方文化的交融与碰撞;旧的经济秩序和价值观念的解体,新的文化理想和发展战略的酝酿,一切都是如此得急剧。由此可以说,我国正处在极其特殊的历史时期,面临难得的发展机遇。中华民族必须抓住这一历史的机遇,实现伟大的复兴。唤起全民族追求城市文化精神应是时代的责任和使命。吴良镛教授指出:“事实上,今天的中国城市无论沿海还是内地都处在大规模的建设高潮之中,可以说已经进入城市的黄金时代;并且,依笔者所见,如果乐观一点说,中国可以有若干城市同时塑造它们的黄金时代。”学术大师的论述启示我们,应该把当今我国城市的发展,放到历史的长河中和全球化的宏阔背景中,有一个更高的定位,塑造城市的黄金时代,为中华文化复兴注入城市文化的时代活力。是努力建设具有伟大理想和抱负的文化城市,还是继续滑向毫无特色和生气的平庸城市,这一重大决策举足轻重,对未来城市的社会走向、民生质量、文化传承以及可持续发展都将意义深远。今天决策正确则可以在今后数十年内面对城市化快速发展进程而立于不败之地,甚至可以奠定今后百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城市繁荣的基础。反之,则可能因为决策失误而付出长期的甚为巨大的代价。

如果说现阶段世界各城市之间的竞争,首先是城市功能和经济地位的竞争,那么,今后世界各城市之间的竞争,必然是文化的竞争。综观世界闻名遐迩的文化城市,无论古代、近代还是现代,之所以能给人们留下深刻的印象,都是因为它们在立足于本土文化和区域特色的基础上发展。今天我们需要更多理想的文化城市,需要更多比古代“城市黄金时代”更加文明、更加繁荣的现代城市。在实践中人们认识到,现代城市不仅具有功能,更应该拥有文化。今天,无论是城市战略规划的编制,还是城市公共政策的确立,都受到全球化的影响。在这一背景下,具有鲜明文化特色的城市,更具有全球竞争的能力,更能捕捉到发展机遇。应使文化遗产保护和城市文化建设成为城市发展的积极力量,使城市建设从单纯的房屋、设施建设转向更高层次的文化活动,而这种文化活动恰恰体现了城市建设行为的本质意义,即城市不仅要为市民提供一个良好的物质环境,而且要为市民提供一个高尚的文化空间。如何成功跨越转型期这道门槛,关系到城市未来的发展质量和水平,是横亘在每一个经济发展达到此阶段的城市面前的新挑战,而跨越门槛,战胜挑战的核心力量是城市文化。”

 



推荐信息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