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塞尔------社会、文化和空间上的多层重合

来源: 本站       作者:       浏览:    时间:2008-07-13

布鲁塞尔------社会、文化和空间上的多层重合

Evert Lagrou

城市化的显著趋势和空间布局

布鲁塞尔是比利时的首都,弗拉芒区的(Flemish)的首府,法兰西共和体(the French Community)的首府,布鲁塞尔区域的中心,欧盟机构所在地。这些意味着布鲁塞尔必须应对一系列复杂的权限问题。如此多方面上的多层重合也使其城市规划具有相应的特征。

布鲁斯尔:处于欧洲城市中心内的社会-生态演进

布鲁塞尔中心地区空间结构的普遍趋势与其他相同规模的欧洲城市是相似的。上涨的社会福利导致了人们对空间的持续上升的需求,从而也就引发了城市郊区化和大都市城区内社会及空间上的隔离与分化。布鲁塞尔中心城区较大多数欧洲城市来说有着更高程度的社会及功能混杂(如在年龄、收入阶层、活动空间分布上)。其原因在于,在首都地区的住房总量中,社会住房所占的比例相对较小:在比利时(以及布鲁塞尔)比重是8%,然而在邻国这个数字至少是35%。关注低收入阶层的大规模房地产项目在布鲁塞尔几乎是不存在的,这些人群主要居住在城市中心和19世纪环绕其周围的地带,建筑陈旧失修、极为不舒服,但因此房租低廉。然而,他们也与部分高收入群体杂居在一起,这是由于的数量飞速增长的高收入的“丁克家庭” 喜爱居住在城市中心。他们对城市中心的偏爱引发了内城人口近来的增长,自然带来了内城区域的复苏。70%的比利时人拥有他们所居住的房屋,因此住房公有制的低水平间接地引发了强劲的城市郊区化现象。

表18.1 比利时联邦州内布鲁塞尔首都地区

地区(*)

社区(**)

面积(平方米)

居住人口(2000年)

布鲁塞尔首都区

荷语和法语

162

960,000

弗拉芒区

荷兰语

13,522

5,860,000

瓦隆人区

法语和德语

16,844

3,305,000

比利时王国

 

30,528

10,125,000

注释:

(*)地区负责区域内的城市规划、环境、自然、住宅、水资源、经济发展、能源、低级正式团体的监管、就业、公共工程、科学研究。

(**)社区负责文化、教育、社会福利以及和人们直接相关的事务。

表18.2 布鲁塞尔首都区的一个关键数据:1991-2000

区域密度(居民/每平方米)

5,926

每日上班的通勤者

350,000

Pentagon密度(内城4.45平方米)

8,988

上班者开进开出的汽车

160,000

每年流失的居民比例(1991-2000)

-0.1

房屋数量

453,000

办公空间(平方米)

 

9,600,000

空置房屋

25,000

就业

670,000

私人拥有的房屋

125,000

 

为弥补公有的可租赁房屋的短缺,国家为低收入阶层拓宽了购买房屋的便利渠道。其中一种途径就是实行灵活的房屋许可政策。在官方土地使用规划中对于住宅用地的提供大大超过了需求,其结果便是低地价,很容易的获得房屋产权。这导致的消极影响是过量的城市无计划扩张,为组织可依赖的公共交通体系带来了困难,因此造成城市功能被广泛地郊区化了。这一趋势与近来自发的“居民返城”现象正相反。布鲁塞尔中心区东、西面的社会差异很大,主要是由于不同的环境质量造成的。布鲁塞尔首都区以及弗拉芒区和瓦隆区外围的东区吸引着高收入家庭、有孩子的家庭和强大的经济功能区(如跨国公司的总部)。而布鲁塞尔西区,虽然历史上被认为是城区,则聚集着低收入阶层、难民、单身人群以及近来较多的富有的年轻夫妇。

持续变革中的城市规划观念

布鲁塞尔的现代主义(到1968年)

按CIAM的观念,1965年政府为布鲁塞尔地区提出了一项地区土地利用方案,即,按照著名的成功案例(如防御工事(La Defense)、碉堡(Barbican)和Hotorget )在老城区提供汽车道和激进的城市翻新工程。“布鲁塞尔北站”实施的“曼哈顿工程项目”就是这一概念的最典型案例:50公顷的低档住房被拆掉,取而代之的是高档办公楼。这一项目在20世纪60年代的经济高涨期间得以完成。1970年开始的经济危机把政策从“大规模的、由中央政府统一管理的城市再造”转变为“有本地人民积极参与的对现存城市结构的保护和加固”。

办公室、公路和新建筑成为了资本主义的标志,在法国新马克思学派的H.Lefebvre和M.Castells的学术滋养下,激起了一场的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大量的失业、土地价值的低压(low pressure on land values)和1965年区域土地使用计划所制定的遥遥无期的提议,强烈地刺激了关于建立150个城市行动委员会的想法,而政府1970年拒绝了该项计划。

推荐信息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