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

来源: 本站       作者:       浏览:    时间:2008-07-13

柏林

Hartmut Haussermann

引言

在1949和1989年之间,柏林城和它周围的地区彼此分离。在1961和1989年间,柏林墙完全阻断了早期经济来往和交通往来;事实上,它完全隔绝了西柏林。1990年,西方国家出现的城镇发展的特点,如去工业化、郊区化和分权等发展特征,也开始显现于柏林——勃兰登堡地区。统一之后不久,柏林市的政治团体和周边的勃兰登堡州共同努力,开始控制区域发展,并阻止因城区无计划扩张而毁坏风景。这一章的主要聚焦的问题是:在一个分属不同州的地区,如何安排进行联合规划的组织机构。这是德国一次独特的尝试,起因是就柏林城邦和勃兰登堡州合并这一问题而进行的全民投票的失败。

历史:一个例外的案例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柏林一直是普鲁士州和整个国家的首都。因为德国的国家政府支持首都的发展——柏林在1870年到1914年间经历了迅速而巨大的增长——所以它有了一个例外好的历史机遇来改革它的行政管理边界。1920年一项行政改革(按照普鲁士州法律)建立了柏林的新区,也奠定了今天的形式。改革意在整合周围的自治区(它们都已经达到大城市的规模),并成立了大柏林(Gross-Berlin)。从那时起,柏林已经包括很大面积的区域了,包括湖泊和森林——它比德国其他任意一个大城市覆盖的区域都大。事实上,那时大柏林不只是一个城市,更是一个地区。

1945年和1990年间,由于“铁幕政策”(the Iron Curtain)将这个大都市区分成两个部分,因此在柏林和它周围的郊区地带之间没有就区域发展或区域规划方面上的合作。仅有的一项合作,是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的有关废物处理的事项。西柏林空间有限,因此不可能处置一个如此富裕的社会所有产生的全部垃圾。对东德来说,这提供了一个获得西德货币的好机会。但这个交易不包括任何区域发展方面的内容。东西之间的交流和磋商只能在国家层级上的政府行政管理单位间进行,所以除了一些技术性问题,如灰水处理,没有(区域)合作。

这种罕见的情形一直持续到1990年。市郊化进程停滞在1939年的水平上:对于西柏林人来说,迁移到郊区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西柏林是完全被柏林墙围住的;而在东柏林,空间发展和住房建设是在中央政府的严格控制下的。私有权在德意志民主共和国(GDR)中是不被允许的,并且因为土地被国有化,所以不会有私有立法提案。社会主义城镇政策的目标是建立密集的城市,由高层建筑组成——对这一政策的推行结果是,城市的边缘区域出现了大型住宅区。造成的结果是,城市与周边地区之间仍有显著的区分:城市地区高密度而毗连地区密度低,当蓬勃发展的西方所有的大都市地区的市郊化已经改变了城市的景观时,(柏林周围的)地区那时仍然保持了乡村面貌。

自从统一起,情形变化得非常快。面对当时已经预料到的经济活动和地方人口的巨大增长,在郊区链上的无数小自治市提供了柏林向外部区域扩张所需的条件。1990年10月重新统一后,事实上没有控制城市规划的行政单位。由于要管理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里新建造的州(states)的行政机关仍没有成立,各个市在某种意义上讲是在一个无法律的环境下运转。在东部的地区将要被并入西部的经济系统这一情况变得明显之后,私人开发商立刻拜访了市长,市长当时也不知道自己权力和职责,私人开发商劝说市长们通过规划许可,准许修建零售中心和新建筑区。摆脱了中央的保护体系和“大邻居”柏林,这些自治市之间展开了竞争。通过这些不协调的竞争过程,为专家门所警告过的空间发展规划扫平了所有的道路。在柏林墙倒塌之后,来自西德的房地产开发商和投机商劝说没有经验的当地的新政府为他们提供绿地,去开发零售中心和住宅区。直到1993年,对地方的土地规划,事实上并没有更高一级政府的控制,因为新州的行政机构仍没有成立。

早在1990年,由来自柏林和勃兰登堡的行政管理者所组成的一个计划小组,就建议进行一个有管制的、集中的空间发展规划,目的是阻止城镇无限制的扩张,这是预期增长带来的预料中的结果。尽管这个小组提出了规划原则,并设计了一个初步地方发展计划,该计划的地位只是一个无法律约束力的声明。在1990年勃兰登堡州成立之后,政府和行政部门主要关心他们自己利益的阐述.。在和柏林城邦建立合作关系之前,由于害怕被大核心城市控制,1994年在勃兰登堡成立了一个包含5个规划地区在内的新规划系统。由于历史的缘由,二战之后,柏林在勃兰登堡中央形成了一个孤岛,且勃兰登堡州的代表主要关心柏林周围地区的集中进程。因此,所设计的规划区域就从柏林边界区域一直延伸到勃兰登堡外围边界地区,其动机是为了将外围和靠近中央的地区结合在一起的。这些规划单元的形状就好像散落在中央地区周围的一块块的蛋糕。

最终在1996年形成了一个正式的负责两个州的联合规划的组织:联合空间发展部(JSDD)。JSDD的建立是为了实现两个州之间的正式合并,在此基础上,两个州的政府已经同意把形势重新调整回二战以前的样子。面对刚刚起步的市郊化过程,政府和议会想避免(郊区化)不利的结果,因为从同为城邦城市的不来梅市和汉堡市的情形已得知会产生这种结果。在这些地区,多年以来,更富裕的家庭一直在搬离城区,结果造成了城邦城市的财政力量不断的衰退。因为在城市区没有内部财政平等计划方案,而只在作为整体的州之间有,所以总有为争取纳税人而进行的竞争,主要表现为经济活动和居民数量。中央城市通常承受着高收入家庭的流失,却又要不断增加在运输,学校和文化设施方面的人均成本,当然郊区的居民也在使用这些设施。

根据德国宪法,各州边界的改变必须经过所关涉的各州中的全民公决,需要得到公决中的大多数的同意才能被批准。有关两州是否统一在1996进行了一次全民投票:柏林人同意,而勃兰登堡人不同意。那时,后共产党主义政党反对两个州的统一,它加重了勃兰登堡人的担心:即自己会受到柏林市的统治。全民公决的之前几个月,为了证明想要成立一个联合的州是一件严肃的事情,JSDD成立了,JSDD是一个大家可以看到见的(这一决心的)标志。但因为全民公决失败了,今天的情形就很奇怪了:两个州的空间计划小组是联合的,却要求特殊的决策过程。



推荐信息 热门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