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和地方决策的制定:可持续发展成为规划理论和管理理论之间概念上的桥梁

来源: 本站       作者:       浏览:    时间:2008-07-13
规划和地方决策的制定:可持续发展成为规划理论和管理理论之间概念上的桥梁

摘要:

规划学者中流行着一个争论,是否可持续发展的概念代表着新的规划范式。这项工作的大部分在问题和原则上,前景非常好。所做的大量调查就是把注意力首先放在了为什么地方决策制定者关于不可持续发展政策和实践,和尽管对不可持续的后果有一定的认识,却仍然不顾后果坚持实行那些政策和实践。这篇文章我阐述了规划学者需要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政策的采用和执行问题上,提出一些做出这种转换的可替代的概念框架的建议,使用出于现在的有关可持续发展和资源管理控制的规划和政治科学文献著作的这些框架。我也建议,给现在对可持续发展的争论提供一个特别有用的内容即规划理论和管理理论的桥梁关系。

绪论

规划学者中流行着一个争论,是否可持续发展的概念代表着新的规划范式,如果是这样,新范式就意味着规划过程和实践。通过这争论,可持续理论的支持者通常把注意力集中在基础的实质原则,应该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原则中的固有的紧张关系上,也倡导为和解社会中冲突关系协作过程的使用。

这项工作的大部分放在问题和原则上,具有很好的前景。调查者通过详细描述我们现行的不可持续发展方式开始,记载了尚未解决的生态和社会危机,并且把危机和现在的生产、消费和发展方式联系起来。那么他们争论规划者怎样重新制定计划,为了更好地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团体,把更好的可持续一体化原则写进计划。除了倡导合作的规划过程的使用,选择的著作中内容很失败,因为首先并没有相对的注意到为什么地方决策制定者采取了不可持续发展政策,和尽管进步了的知识可以看出他们的不可持续发展的政策的结果,但是为什么他们仍然坚持那些政策。这个方法类似于规划学者有关注更多的关于怎样改进规划制定的过程,更少的关注关于实际方法和以前制定的规划的实行的问题趋势。

根据政治科学,公共行政和公共政策的原则,学者们更多的把注意力关于为什么他们所采用的政策是以前制定的不可持续的发展政策,如何实施,为什么政策被超过时限的采用和实施。这个著作的潜在的实质是资源管理问题内容,特别按照收集行动或者普通的水池资源管理问题。可持续的生态管理问题在管理方面比生态前景方面成就大。然而,这些资源管理控制理论应该由于他们自己的几个原因受到批评,他们在通常性的规划,特别是可持续性方面,为发展理论提供了硕果累累的平台,,特殊的把地方决策制定者的刺激因素看作是规划政策采用和实施的基础。

这篇文章的目的有两个。首先,我认为规划学者们需要超越基于问题和过程指向研究,应该把注意力更多的放在政策的采用和实施,特别是可持续发展的内容。其次,我建议发展这个过渡阶段的几个可替代的概念框架。这样,我总结并批评了着眼于现在关于可持续发展和资源管理控制问题的规划和政治科学文献著作框架,然后提供了用那些可替代的框架时,具有这种问题的几个例子和假设。结果是可替代的理论框架,比如这里出现的例子,为了更加全面的了解现行的关于规划核计划实施的研究,应该被用于相对的方式。我也建议,现在的关于可持续发展的争论,为规划理论和管理理论的桥梁关系,也为发展那些理论和我们长期可持续发展的目标,提供了一个特别有用内容。

文章的第二部分首先讨论了现在的关于可持续发展规划,和地方规划的核心作用,和土地使用政策决策制定需要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概念著作。第三部分讨论了一个多变的,对发展可持续发展的有限的进步,特别是在地方,潜在解释,然后为思考和估计系统化的地方规划和政策可持续发展内容的采用和实施,提出了几个可替代的概念框架。最后,第四部分提出了讨论和结束的评论。

可持续发展的地方规划和政策制定

自从30年前,在居民和政策制定者的集体意识中,环境保护概念的物化,美国环境政策涉及了3个时期。(4页)高低环境规则时期最先发展,然后是灵活驱动因素规则改革时期,最接近现在的重点在于可持续发展团体。这个正在进行的运动隐含在需要可持续发展的委员会,被定义为排除折中未来子孙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能力因素的,现在需要的发展形式。现行的时期可以最好的被总结为学术上和应用著作的繁荣时期的到来,这些著作努力的更加准确的定义了可持续发展的意思。

现在很多的学者风度的关于地方可持续发展的著作基于问题,指向原则,前景光明。例如,基于他们的现在的文献,在规划内容方面的调查,贝克莱和康罗伊发表了经过地方规划和政策制定的6个可持续发展的原则:

促进土地使用与自然协调发展

促进土地使用是为适于居住的环境艰辛和提供便利的发展

促进基于地方经济的发展

促进关于社会和经济资源的质量

采取谁污染谁负责的政策

承认并促进可靠的行政区域划分

为了实施这些原则,这些和其他学者指出合作,基于风险持有人的规划过程,建设性的城市设计的解决的需要,然后控告规划者变得更加适应于便利发展争端的解决和培养设计创造性的任务。

这些原则在为政府预想一个有活力的,积极的作用方面是进步的。他们通常是在寻找:更好地把经济发展决定集中于生态系统管理原则和社会公平关注;把重点从剩余规则,习惯重建,防止污染并养成保护的习惯转移;既水平又垂直的加强政府间的合作;改善立法制度和通过雇佣合作,基于风险持有者的规划和政策制定过程,特别是传统概要,高地方法的规划努力的功效;全面的,更好的了解对区域和全球可持续发展有着未决的威胁的地方居民和公共办事处

最后,除了基于问题,原则指向和进步方法,很多的现在的关于可持续发展的著作,特别是实践指向著作,已经被官方作为要实行的一些事在国际和国家水平上促进了,并在国家和地方水平加以应用。推动概念和可持续性原则的发展要素,在区域和地方水平,从抽象想法到实际规划和政策制定,在两个方面的意义重大:第一,为了发展形式的显著改变,这些概念需要把地方规划和政策制定过程纳入到他们的轨道上;第二,这些改变好像很少出现。

特别是在美国,土地使用政策制定的权利传统地掌握在洲手中,绝大部分的洲已经把他们的很多权利委托给地方。甚至在周内出现了特殊的资源管理项目,比如沼泽地的规则或者海岸冒险需求缓解,地方政府在那些项目的实施上起了主要作用。甚至在美国的委托统治和规定的州级区域土地使用规划,像北卡来罗纳州,佛罗里达,俄勒冈州,地方政府公共基础下部组织投资决定,土地使用调整决定和地方批准的新发展和城市再发展的每一个方面,包括地点,密度,大楼重量和体积,选址设计。

超越简单的传统地方经济自治在土地使用政策制定方面的惯性,还有其他好的原因来方便地方水平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努力,特别是从一个生态管理系统前景。生态系统管理极大的挑战之一是具体地点习惯,水文,文化资源和环境建设条件的巨大变化。因此,管理者必须提供自然并建设条件,既地方性独特,同时也是一项系统艺术,地理上比地方政治管辖权界线。像自然条件的多变性,居住在那些地方的人们,类似的,改变他们的关注内容并期待着,和他们自己的地方的风土人情。

这个变化在条件和关注上,必须涉及从以地方的形式的区域前景,为了形成提出的和有效的地方土地发展和管理决定,加起来,把区域作为一个整体。并且,在联邦和国家规则中,相同的变化经常补偿一致的内在联系,并且允许仅仅应用于地方条件的过程。进一步来说,地方居民和办事处面临着强大的政治因素来追求地方性,同区域,州,国家或者国际目标相反。被地方主义趋势的推动着,这些地方决策制定者也许缺乏高低项目的承诺,补偿那些,如果不是相对生产上的,高水平的无效项目。总之,无论有联邦和州的努力多么重要,并且继续把区域关注下放到地方决策制定水平,推动对制度和国事原因的思考,可持续发展只有在地方水平完全符合和地方政府通过他们的地方规划和政策制定努力促进的情况下发挥作用。

但是如果可持续发展在地方水平有效地实现,几乎没有证据证明有意义的变化已经开始了。地方政府自我发起的努力有力的集中和提高了可持续发展原则的努力,比规则更加例外。例如,最近的国家范围的市政规划的研究努力,贝克莱和康罗伊决定他们研究清楚的30个地方中,只有10个把可持续发展原则合并到团体计划。他们所说的程度上,把注意力集中更多的放在那些规划上,这些规划以促进建设一个有活力的环境为目标,相对少的注意力放在像资源保护,地方基础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质量等其他的可持续原则。类似的,规划的关于国家委托统治的近期著作,是自然灾害缓解可持续性特别适当的问题。梅总结出,甚至州级高质量的规划研究,在提出自然灾害上,没有能发挥很好的作用。

推荐信息 热门信息